有人為我 standby ? 或我有為別 standby ?                   


 


朱宗慶演講


或許是個性觀念使然,我幾乎不易有遺憾,但終究還是留下了一個真正的遺憾


*********************************************************************


我有個高中死黨,隨先生遠赴美國攻讀學位,因為雙方忙碌之故,逐漸聯繫減少了,後來她搬家,卻沒通知所有在台的朋友,宜蘭老家的電話又換局碼,我與她便暫時斷了訊。


 


由於對彼此的友情信心夠,想她回國就會來找我們,並未認真放心上。直到我的電話得換號,怕她失聯,便想辦法繞了許多路,查出其娘家電話,電話接通,才剛表明身份,她的媽媽便在那端哽咽起來,說她三年前剛畢業時,因在美國過度節省與用功,肝硬化去逝了,在女兒最後昏迷的時候,她曾慌亂地找尋我們的聯絡資料,沒成功。


 


這個媽媽肝腸寸斷地在電話中自責,當時沒讓她知道,不用那麼省,每天罐頭泡麵果腹,不用為了壓縮留學時間省經費,將三年的課趕在二年完成。家裡早就準備兩百萬隨時要當她後盾,早先沒告訴她,是想等她需要了再說的。


 


我心想,我從來不知道她在異鄉是這樣過的,就算她家中沒有準備,我們幾個朋友幫忙想辦法,總可以讓她過得正常一點吧!我們(好友們&她父母)都在standby,但忘了清楚提醒她!


 


忘了她是過度有韌性的人,她遇到困難肯定難得求援。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訴她:「嗨,我們在這裡standby,很堅決的 STANDBY!」,是有問題的!


 


從高中同寢室起,她就很省,總以為家裡的錢是要留給不善念書的男孩;室友們不得不常運用她不忍心讓大家不捨及害怕嘮叨的個性,強迫她平衡飲食與作息,但她畢竟忘了我們的standby


 


有些呆滯的我沒了平時安慰的水準,這位傷心的媽媽在40多分鐘裡重歷了煎熬,純哭泣的時間超過一半。一知情卻落差了三年,使我連在空中向她抱怨:「妳不知道我們在這裡嗎?」,都有嚴重的荒謬、不真實感!覺得自己竟然連跟她說再見都沒有,成了我的遺憾!


 


我有許多朋友願意standby,讓我感覺非常好。比如說:我生病時,我的同學Betty除了探訪外,也告訴我:有需要就打電話給她。然後每一陣子便看看我的狀況,推薦有利於健康的方法。我會感覺到她總是在那兒,也總是有回應,她以行動發出溫婉的訊息standby。她是個作家,大家在媒體上往往看到她的聰明靈活與見解犀利,可能不知道,她對朋友貼心的溫柔。


 


以前就很喜歡一句話 :山在,樹在,我在,大地在。(似乎是張曉風的句子)它常常讓我感覺自己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紮實,對朋友敢有守護的力量,我現在遇到處於壓力或低潮期的好友,也趕緊告知:you can call me anytime!我永遠都在這,只要你需要我。


*****************************************************************************************


看完之後大家的腦海裡是否會出現一個疑問?有人為我standby嗎?或我有為別人standby嗎?


 


曾在電視上聽過施明德講過一段話,大概的意思是:「我把每一天當作人生的最後一天在活,因為人生有太多的意外是自己無法掌握的。」所以當有人問他:你的人生有什麼目標、計劃?他的答案是沒有。因為他認為人生有太多的意外 (死亡、家變、天災、人禍........) 會阻礙你的計劃,計劃是虛幻的,有多少人可以一帆風順照著人生的規劃執行呢?


 


也許你會認為這種想法太消極,但想想自己以前的規多少?小時候的志願是什麼?你現在又在做什麼呢?


 


有空的話快打個電話問候一下老朋友吧,告訴他:『嗨,我在這裡standby,很堅決的 STANDBY!』


這樣人生也許可以少一點遺憾。

創作者介紹
Ben

Benjamin部落格天地 (勳爸的GO天空部落格)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