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炒股案的活標本

了「合機」之外,當然就是「永兆」了。這二支股票,成為非常特殊的司法課本,尤其是台中地檢署的檢察官王捷拓,一人就包辦了我20個起訴炒股案,我認為 「合機」、「永兆」就是啟蒙教材。如果我要在這裡扮演一個小小的角色,應該就是在我供述、自白的過程中,變成炒股案的活標本!

有一段時 間,證管會發現,台中地檢署辦炒股案都能辦得又快又準,於是證管會乾脆把一大堆炒股案都交給台中地檢署偵辦。當然後來,台北、桃園...的辦案能力都漸漸 充實了,不過,炒股案實在太多了,司法機關優先處理的是有「公司派」配合炒作的案件,如果只是炒手自己帶著鋼盔上戰場的...,算了!辦不完那麼多案子 了!

檢察官桌上 還有50宗炒股案跟我有關

謂跟「公司派」配合炒作,根據我的經驗,就是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或是董監、大股東,跟我配合炒作。所以我雖然炒作了大約100支股票,但是按照這個條 件算一算,將來真正會被起訴的,全部大概會有40支左右,而目前已經有20支股票被起訴,另外大概還有50支股票,應該都在檢察官堆積如山的卷宗裡!

這些公司,例如:合機、永兆、日馳、華豐、亞智科,有的在偵辦中、有的在審理中、有的判免訴,只有「合機」是已經判刑確定的。

欣技、霖宏、中福、堃霖、加捷、達新工、南僑、幸福、宜進、華豐...

場上往往有人會給上市股票貼標籤,會說某某股票主力色彩濃厚....,其實主力炒作的股票,不見得那麼好辨認。就拿我的例子來說,有些跟我合作炒股的公 司,根本是一般人想都沒想到的,甚至有些是形象非常好的,我預料未來引爆司法行動時,將會更有震撼性。例如:績優電子股的欣技、霖宏,就是合作炒股的對 象。此外,還有中福、堃霖、加捷、達新工、宏遠證(原吉祥證)、合發、勤益、冠軍(原信義)、聚亨、宏億、捷力、南僑、幸福、宜進、華豐...一時說不完 了!

這些股票當中,最讓我刻骨銘心的是「合機」。

「合機」不僅讓我的事業終止,同時牽連到多位立委。至於讓我賺得最痛快的,也是「合機」,此外還有合發、勤益、亞智科...,這麼多股票,都讓我獲利愉快,以後慢慢談。

這當中也有一些讓我勞心傷財、花了很多力量,卻賺不到什麼錢的股票,例如:宏億、捷力...,這類股票讓我賺得最痛苦!不,不是賺,其實不但是虧錢,而且傷感情!

過去九天我發表的回憶錄,雖然只是開始,但是已經有很多投資人與老朋友做了「新聞迴響」,我想在這裡「插隊」做個說明,原來預告的篇章因而順延刊登,特此公示。

我欠法院的 已經還清了!

「新聞迴響」的第一篇提到「好人」、「壞人」的質疑,是很典型的「看戲意見」。一般看戲的小孩,總想分辨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如果分不出來,就去問爸爸媽媽,而編劇也為了迎合大眾,會把戲劇設計出黑白分明的陣營。

但是實際的人生並非如此,我並沒有說,所有的人都對不起我、所有的人都是壞人,我只是把我親身經歷的事實寫出來而已!何況,我因為「炒股」而收押入獄坐牢,就套一句電影「無間道」的名言:「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我既然已經服完刑了,就算是「還清了」。

「炒 作股票」觸犯的是「證交法」,既然觸法,我就認罪。但是,這畢竟是有爭議的法律,也有很多人主張應該除罪化,甚至立法委員也有修法的主張,可見「炒股」並 不是黑白對錯的問題。也許有人認為我前面的文章,點到某人的癢處或痛處,似乎在指責他們做壞事...,這是個誤解,我有許多令我尊敬的朋友,就是市場上知 名的「主力」,他們的人品都很不錯的。

向「亞聚陳」推薦「禾伸堂」 一盆冷水澆下來!

舉例說「亞聚陳」,雖然因為炒作「台鳳案」而流亡海外十年,但是「台鳳」當時是很不錯的好股票。此外「亞聚陳」曾經看好的許多紡纖股,至今評價也都不錯。

得有一年,我在國外探望「亞聚陳」,當時曾向他推薦「禾伸堂」,這支績優小型股股價900多元、股利高、配股填權獲利好....,結果被他澆了一盆冷水。 「亞聚陳」認為,「禾伸堂」的本業獲利到了顛峰,帶領股價來到高檔,這是賣點而不是買點。相反的,一家公司獲利差、體質好、又不會倒閉、股價來到低 ...,這反而是買點。

「亞聚陳」這一番話,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後來「禾伸堂」果然只能漲到999元。所謂「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這句話真的反映在選股上面。可見「亞聚陳」不但是個可敬的儒者,而且是個大智慧者,我非常肯定他!

梁碧霞人品端方 終成大器!

我認為「炒股」是法律問題,不是道德問題,不能因「炒股」而評判好人還是壞人。同時,分析師也有許多值得尊敬的同業,不能說分析師沒有一個好人。我可以再舉一個例子:

十幾年前,「漫舞」梁碧霞來找我,準備「靠行」在我的「科學投顧」掛牌做老師,我當時就看出梁碧霞有潛力,能說善道,是一塊好材料,因此沒打算收他什麼費用,只提出一個條件,就是梁碧霞要把會員名單給我。

梁碧霞知道,我從他那裡取得會員名單的目的,是為了炒作股票時催動散戶去下單,因此不敢跟我合作,後來梁碧霞大費週折,才自己去成立「掄元投顧」。雖然當初我被梁碧霞拒絕了,但是人各有志,他能堅持自己的原則,反而令我尊敬,果然梁碧霞終成大器!

老師收紅包發CALL 我給「賭嘴費」還不厚道嗎!

還有一篇「新聞迴響」質問我當初為了炒作股票,冒用老師的名義偷偷對會員發CALL訊,事後再拿30萬、50萬「堵嘴費」給老師....,我想這一篇文章應該是我旗下的老師或員工寫的。有沒有這回事?有!但是與事實有出入。

師的會員,就是投顧公司的會員,我發CALL訊,不是冒用,是正當使用。我旗下的老師,會員多,力量大,發動會員買股票是很有用的。但是我也發現,有些老 師自己做股票、有些老師跟小主力合作炒作股票、有些老師甚至跟空中交易的盤口合作,拿盤口幾萬塊紅包就去發CALL...。既然這些老師拿幾萬塊紅包就 可以跟外面合作,那為什麼我的公司不可以便宜行事?何況事 後我給 老師30萬、50萬,總比外面給得多吧!我還不夠厚道嗎!

「財隆林」手法比我高明,我自嘆弗如!

許我的手法不精緻,這一點我當然不如「財隆林」。請看「新聞迴響」當中有一篇說,「財隆林」喊盤,是每天好幾次故意走到分析師辦公室,介紹說某某股票很不 錯,大家就心知肚明老闆的用意,凡是不配合的老師,下個月節目就會異動...。好吧,我承認「財隆林」手法比我高明,我自嘆弗如!所以說,93年我就因為 「炒股」而出事,「財隆林」到97年才出事,這就是他高明之處。

過去十天我發表的回憶錄,雖然只是開始,但是已經有很多投資人與老朋友做了「新聞迴響」,我想在這裡「插隊」做個說明,昨天已經做了「迴響的答覆」(上),今天則是(下)篇,原來預告的篇章因而順延刊登,特此公示。

表揚「處男」 歡迎報名

外,有人指責我,披露陳力豪、朱成志的風流豔史,卻忘了我自己也有一筆風流帳,其實我從來不否認我自己也有。何況,他們風流,我只是大大的祝福,也沒說他 們壞,因為這是男人的本性,難道讀者希望我遮遮掩掩的嗎?如果讀者認為你自己沒有,你可以報上名來,就說你從來沒有發生過婚外情、從來沒跟第二個女人發生 過關係、你從一而終、你至今是「處男」....,只要你告訴我你是誰,我很樂意在這裡表揚你!

另外有一篇「新聞迴響」指責我,利用枕邊人 故意洩漏錯誤訊息出貨賣股票...。我認為這是卑劣的手段,我不做這種事。「炒股」技巧千千萬萬種,何必這麼下流呢?但是我們也要面對市場現實,也許昨天 我看好一檔股票,我告訴了你,可是今天一開盤,大家都在賣股票,我總要順勢而為吧,我總不能比散戶賣得更晚吧,每當我臨機決斷,改變操作策略,往往是幾秒 鐘之間的應變,我怎麼來得及到處去通知別人?

偉大的專家 可能是徹底的輸家

市瞬息萬變,你要做股票就要有應變的心理準備。例如前幾天外資看壞國泰金,說國泰金股價會到18元,結果到了25元外資反而大買,我不認為外資存心騙人, 而是國泰金不到20元就反轉了,所以外資順勢反空為多。股票如果怎麼講就怎麼走,那就不好玩啦!事實是,股票就是這麼好玩,多麼偉大的專家都可能陰溝裡翻 船。

在「新聞迴響」當中有一篇說我 賴掉 老師的薪水獎金...,這點也不公平。如果一個老師來的時候,就要把收入拿走一半,剩下一半,投顧 公司要負擔節目費、還要發員工薪水,這根本是賠錢生意嘛!不但如此,還要拿幾百萬簽約金,面對這種不平等條約,那我該怎麼辦呢?我當然是先把老師簽下來, 以後從他的收入裡面「扣業績補回來」。

虧本賣畫給馬志玲 心甘情願

我舉個例子:以前我做古董生意的時候,曾經因為缺錢,賣一幅張大千3X6尺的潑墨山水給元大總裁馬志玲,我不但照本錢600萬賣給他,而且還附贈三幅溥心畲的畫作送給他的員工,我之所以願意虧本賣畫是因為佩服馬志玲有魄力「適價蒐珍」。

來有一位上市公司老闆,竟然出10萬元向我買一幅張大千的作品,但是那幅畫價值200萬,你說我怎麼辦?我當然找一幅「仿作」給他,如果我告訴他這幅畫是 假的,對方可能連10萬塊都不買,所以我告訴他,「這幅畫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看起來很像真的...如果是真的,你就賺到了,如果是假的,你也只 賠十萬塊...

股市最先淘汰的是...貪心之輩

後來我跟馬志玲談起這件事,馬志玲說我也沒錯,「總不能用蘇聯鑽的價格要求買一顆真鑽吧!」就像投 顧 老師來的時候,一開始要求的條件不合理,怎麼能期望後面算錢的時候不會「平衡」回來呢!

做生意、買字畫、做股票的道理都是相通的,絕對不能「貪」。通常買畫的人,之所以會買錯畫,都是因為「貪」便宜。做股票也是一樣,不管你從哪裡得到明牌,有賺就走,如果不貪心的話,就能在股票市場存活很久。

昨天提到傻人幹傻事,主力「KK」炒作股票竟然與人簽訂契約,而我炒股百支,從不與人簽約。雖然我是這樣小心的人,但我還是獲罪服刑。

炒作這一條路 已經行不通了!

我今天為什麼要講自己的炒作案?因為我看到那麼多的同案被告、看到那麼多的炒作案,我得到一個啟示,炒作股票這一條路已經行不通了!

我們要面對現實,法令越來越周備,交易資料全部都有電腦紀錄,而且是永久的紀錄。例如民國九十年的股票炒作案,距今八年了還是被法辦,風險這麼高,這條路還能走得下去嗎?

說,就我個人來講,當初被搜索的時候,我的銀行帳戶、人頭戶資料、帳單都被查到了,我的炒做事實,已經無法逃避。我為了不牽連無辜的人頭戶和我的金主,我 同意配合調查,只要查到我的資料,我就一概承認。這也造成了我同案的公司派人士,也一併被偵查起訴。他們當中有的會怨怪我說,我為什麼幫把他供述出來。這 一點我要跟他們說抱歉,因為我既然被查到了,不論我是否承認,檢調機關都要辦,所以我不得不承認。

向涉案朋友說抱歉!

果因為這樣,就說我對朋友不厚道,我願意接受朋友的譴責!但是怪罪我的朋友們:你們如果身處在同樣的情況下,你們也是一樣要在兩難當中做抉擇。究竟是要 「不認」,然後打混仗,造成擴大偵辦,把所有人都拖下水?還是爽快「承認」,把司法風險降低,保護無辜牽連的人?何況,我與公司派的朋友合作,畢竟是事 實,根本否認不了,你確實有做的事情,不能怪我為什麼把你們供述出來!

我當然也有一些道義上的努力,比方說,我可以在法庭上幫公司派的朋友「求情」,說明當初是我想賺錢,主動拉你們來配合的,你們確實不知道會觸法,也許可以因此爭取到緩刑的機會,事實上已經有很多公司派的朋友被判緩刑了啊!!

所以被我供出來的朋友,在這裡我要請求你們諒解我的立場。今天換一個立場,如果各位朋友面臨跟我一樣的抉擇,你也會保護你的親戚朋友人頭戶、保護提供資金的人,是不是這樣呢?我的道德標準,就是佛家三慧經所說的:「信為道,制身、口、意為德。」

今天寫這回憶錄,就是因為不講清楚,傳言更多,甚至有人說,我是專門檢舉人家的,這真是個大大的誤會。起訴我的檢察官王捷拓告訴我,「凡走過必留下痕 跡」,這句話很中聽。雖然他是在炒股案跟我講的,但是我認為不只在炒股案,人生當中很多事情都是一樣的道理,所以還是坦然以對比較好。

檢察官邀我 追查非法炒作

當初檢察官也曾經給我一些開導,他們建議我,將來可以幫助司法機關,檢舉非法炒作,就像警察找偷車大盜協助,研究防止偷車的方法,意思是一樣的。我雖然沒有說YES or NO,但是也未嘗不可考慮。

外,我的炒作案,根據刑法56條,連續犯是「屬裁判上一罪論處」,也就是所有炒作案是一條大的罪,目前我的案子也是這樣處理的。最高法院已有的判例,就是 亞智科的案子已經判決免訴。也就是說,亞智科與合機案,是屬於「裁判上一罪,具有概括犯意」。所以我和律師研究過,我的炒作案,已經在「合機案」執行過 了,不但判刑確定,而且也在97721執行完畢。後來審理的其他證交法案件,我都可以請求免訴。

連續犯判決效力及於全部 可聲請免訴

算是有些僥倖吧,當初「合機」案,我被判一年六個月,併課罰金2800萬,但是正逢政府在96年的減刑措施,刑期和罰金減半之後,我都已經執行完畢。後來 審理中的案子,我只要照法律程序走,連續犯案件的部分判決效力及於全部,所以可以聲請免訴,所以我才有這個膽量,忠實的撰寫我的回憶錄。我想一方面是對自 己負責,二方面是我讀了宋朝詩人邵雍的詩:「心安身自安,身安室自寬。室寬如天地,身安若泰山。」所以想有個清楚的交代。

昨天談到,檢察官邀我協助追查股票炒作,我發現八年前的炒股案,檢察官至今還是緊咬不放,接下來我就把當初怎麼認罪的過程做個記錄。

炒股被抓 一萬種方法脫罪不成

炒作股票十餘年來,檢調搜索多次,都是「事出有因,查無實據」,因為我都是使用人頭戶,而且不曾訂立「炒作合約」,所以沒有留下什麼證據。即使是檢察官持 搜索票來搜索的時候,我也是延遲30分鐘才開門,我利用這一段時間,可以清理掉所有的「危險證據」,因此每次搜索之後,我並沒有出過什麼大紕漏。

過,民國9311月,台中高分檢的「特偵組」檢察官簡文鎮查我的「合機炒作案」,他從9210月就監聽我的電話,這個監聽長達一年多,趁我要出國探親 的時候在機場將我攔截,這一次,我不在辦公室,沒有機會「清理危險證據」,因此,我的電腦、存摺、匯款單、人頭帳戶名單、營業員名單,股票進出記 ....
全部被扣押。

扣案證據這麼齊全,又加上一年多的監聽,「炒作合機案」我已經無可抵賴,這次我慘了,我想了一萬種方法,沒有一種方法能派上用場。關了一個禮拜之後,簡文鎮到看守所來找我,這次看守所的「公見」,令我十分緊張,收押期間已經編好的各種謊言,在我的腦子裡如螻蟻亂鑽。

立委傅崐萁涉案 早就被鎖定

文鎮告訴我,他手上已經有14箱證物,正在一一解讀,其他涉案包括立委傅崐萁、以及他的助理、營業員...,也都有監聽紀錄。如果我願意詳實說明案情,不 要浪費特偵組的人力資源,他願意給我「最好的優惠」。如果我不願意配合,特偵組花2個月時間整理,一樣可以把全貌拼湊出來。

「最好的優惠」是什麼?簡文鎮說,他可以准我交保、並請求從輕量刑、不限制我出境、不查封財產。這...這真是....這真是天大的喜訊!

是為了這件事,我卻得罪了傅崐萁。因為傅崐萁怪我,沒有「一人扛下」!問題是,檢方監聽一年多之後,就算我去遮掩也遮不住!何況,「炒作合機案」是有人檢 舉傅崐萁之後,我才被牽連的,就算我去否認傅崐萁涉案,也不會被採信的!換個立場講,今天如果收押的是傅崐萁,傅崐萁也是會把我講出來的!

這要說到當初我與傅崐萁的往來,其實是來自於譚清連的介紹,而譚清連在我們的股票市場上,有許多記錄是至今無人打破的。所以這位風雲人物,值得我做個「人物素描」,明天我就繼續談談這位傳奇性的人物與我的交往。

昨天以譚清連為例,破解了電視喊盤的漲停神蹟,今天我將「合機炒作案」的過程拆解開來,攤在大家面前,希望讀者朋友能夠從這裡學習辨識投資市場的陷阱。讀者朋友如果覺得本篇對你有幫助,就應該邀請其他做股票的朋友,也來看一看這個案例。

轉機性強 本夢比高 籌碼設計完美

92
9月,立委傅崑萁跟我聯絡,到他的立委辦公室商討炒作「合機」的細節。合機公司當時接到台電「六輸工程」的訂單,大股東打算賣出2萬張股票換取現金,來 擴充營運。當時的股價在15元,交易量每天幾百張,公司EPS穩定在一元上下,如果把2萬張倒出來,不但會天天跌停板,而且也賣不出去。於是傅崑萁跟公司 協商,由大股東拿出2萬張股票出來炒作,期限半年,只要賣超過16元,賺到的差價就由我和傅崑萁分享。我們的如意算盤是:拉到26元開始賣,一張賺一 萬,2萬張就可以賺2億元。

這段時間,合機公司常常在各大媒體發佈利多新聞,我不但給投 顧 老師發紅包吹捧,並在自己節目推薦,同時也號召內外圍買進。傅崑萁則動員好友、立委、黑道大哥共襄盛舉。由於發動的時候是第四季的十月份,所以正好可以編織「明年大成長」的美夢。

進一步我們還設計一個狠招:我們把股東會提前到次年的三月,換句話說,融券空單必須在二月份強迫回補,而我們在拉抬股票的時候,左手買股票拉抬,右手放空股票鎖住價差,讓每天市場數據呈現的是「空單不斷增加...」,其實多與空都是我們自己。

多空對鎖 最佳示範

請注意這個手法的妙處:當我們自己放空的時候,並不會影響我自己做多拉抬,而空單被我們用掉之後,市場的空單就稀少了,一般人即使想放空也是「券源用盡、無券可空」。等到融券強迫回補的期限日日逼近的時候,市場會產生預期心理,形成「尾勁十足」。

結果,15元起漲,一月初就攻到40元,那時合機公司提供的2萬張股票其實已經都陸續賣光了,我們的戲都唱完了,該「謝謝收看」了吧!

欲罷不能 安可謝幕

說也奇怪,我們做主力的都已經出貨出完了,多方氣勢還是銳不可擋,後面一路衝到47元,其實是股票「自己」漲上去的。到了農曆年前後,真正逼臨融券回補日的時候,反而股價做頭下跌,慢慢的打回原形,跌回起漲點20元以下。

當初,我們聲勢浩大,如同千軍萬馬;而股價氣勢如虹,有如轟轟雷聲。也由於這一次玩得太瘋了,因而引起市場側目,檢舉不斷。但是如果政府真的要查辦,還真 的有點棘手,因為傅崑萁具有立委身份,豈可隨隨便便派人處理!結果呢?結果政府決定讓台中高檢署「特偵組」偵辦,你知道那是什麼人嗎?那都是辦案高手,當 我們在高高興興數鈔票的時候,辦案高手其實就站在我們的背後,一路監聽我們的電話,時間長達一年,沒錯,監聽一年,從9210月監聽到9311月, 「背後的獵人才嘿嘿一笑,輕輕揪起我的尾巴」。

獵人揪住 老鼠的尾巴

出事的那一天,我本來準備搭機去美國探親,就在前往機場的車上,被調查局人員在敦化南路攔下,可見我的一切行蹤,一直都在「獵人」的掌握中。

充說明一點,當初15元起漲的時候,我也曾經叫會員買進,所以會員有很多賺錢的機會,除非有人做了「最後一隻老鼠」。而當我做股票的時候,到底股票會漲到 哪裡,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們當然希望漲得越高越好,如果已經20元了,我就會喊50元,如果漲到50元了,我就喊100元,但是究竟會漲到哪裡,要看買 氣、看股票受認同的程度。

以上所談「合機炒作案」是一個攻守俱佳的勝利大結局,未來如果投資市場「解嚴」,「股票炒作除罪化」,一定會有很多主力股熱鬧登場,讀者朋友可以從今天這個教材,學習到趨吉避凶之道。

前面提到幾個炒作案,也談到我與市場人士的交往經過,有一位朋友上網發言說我欠他錢...,如果我不稍做說明,好像我心虛了,因此我有必要澄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n 的頭像
Ben

Benjamin部落格天地 (勳爸的GO天空部落格)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