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猜就是你

 

    "不錯吧!"小陳打開車窗,讓穿過相思林的清風吹進來.

 

    車子爬得更高了,山下的景色從林梢浮現.晚霞逐漸變暗,點點的燈火開始閃爍.

 

    "你怎麼知道這裡的?"小靜突然轉過臉.

 

    小陳的心一震,幸虧有準備,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飯店的簡介遞過去.

 

    這簡介還是一年前順手拿的,原本打算介紹給朋友,沒想到現在派上了用場.

 

    那時小陳是這裡的常客,總在暮色中帶著"前女友",衝上這山頭的旅館.

 

    旅館頂樓是餐廳,有鋼琴和小提琴的演奏.更棒的是那落地大玻璃窗,正對著遠處台北的十里紅塵和一彎如帶的淡水河.

 

    為了談情,他們總選在距離鋼琴最遠的一個窗邊的座位.看天上與地下的星海一起閃爍.

 

    只是相愛容易相處難,約會越多,問題也越多,原來都打算訂婚了,卻為一點小事鬧翻.

 

    鬧翻也好,不跟那個吹,也沒機會追今天的小靜.

 

*

    旅館在眼前了,小陳故意東張西望,找到那個熟得不能再熟的停車場.停妥車,跳下來為小靜開門.

 

    這種動作,他以前是不會做的.但是,今天不同了,面對小靜這樣的公主,他必須好好表現.他決定把她追到手,娶她進家門,也娶下他工作的這個公司.

 

    他在前面跑,左看看,右看看地找出口.再把電梯門按著,讓小靜走進去.

 

    "應該是頂樓."他撳了最高的一個鈕.

 

    "是透明電梯耶!"當電梯升出地面,小靜興奮地叫了出來:"你看!我們好像飛過樹林,我從來不知道,台北的夜景這麼美."

 

    "是啊!是啊!"他也興奮地喊著,想到以前的那位,起初也是這麼興奮.他暗暗告訴自己:"要好好把握這個成功的開始."

 

*

 

    走出電梯.一年沒來,還是老樣子.柔柔的壁燈照著深紅的地毯,伸展到餐廳的入口.

 

    樂聲依舊,鋼琴和小提琴正奏出他最愛的那首曲子.

 

    經理迎過來,也是熟人.他心想"糟了!"趕快使個眼色.

 

    眉頭一揚,一笑.經理客氣地招呼:

 

    "小姐,先生請進!有沒有訂位?"

 

    他搖搖頭,經理又一笑,帶他走到窗邊的"老位子".

 

    "好棒啊!這個位子."他笑著說.看看小靜:"對不對?景色又美,音樂又不會太大聲."

 

    "是啊!"小靜望著窗外.看得出,這可愛的女生已經陶醉.

 

    "這是我們敬二位的."經理居然親自端來兩杯香檳.

 

    他笑著接過,知道這是對"老顧客"的優待:"謝謝!謝謝!還麻煩您推荐個拿手菜,東西好,我們以後會常來."

 

    他心想,以後每個禮拜,又要來這兒報到了.說不定有一天,還會在這兒開訂婚派對呢!

 

    湯端上來了.先給小靜,再放在他面前.

 

    "這,這不是陳經理嗎?"突然端湯的小姐叫了起來.小陳抬頭,迎上個熟面孔.

 

    "老位子,吃老東西,一猜就是你."那小姐高興地喊,又一轉頭,驚訝地說:"咦!趙小姐呢?"

 

[想一想]

 

    寫完這個故事,讓我想起多年前做記者時的一段趣事:

 

    有一陣子台灣的性病十分氾濫,某大醫院特別為此,舉行了一個記者會.

 

    主持會議的是某著名的泌尿科主任,他細細的分析了當時性病氾濫的原因,也對社會發出防治的呼籲.

 

    記者會後,一群跟他熟悉的記者,一起擁進他的辦公室跟他聊天.

 

    "跟您認識真不錯,哪天,要是我們中了標,就可以偷偷找您解決了!"有記者開玩笑地說.

 

    "那當然!那當然!"主任豪爽地答應.

 

    "不過您可得為我們保密喲!"一位記者又說.

 

    "哎呀!這個你放心!"主任手一揮:"連**署的*署長都找我看."

 

    記得當時大家都笑彎了腰,只是而今想起來,真為那位主任揑把冷汗.他豈知如果換在美國,他很可能因此被告,搞不好還被吊銷行醫的執照.

 


 

    我在前面說這兩個故事的目的,是為討論(工作倫理)中的"職業道德".

 

    醫師有醫師的職業道德,他不能把病人的隱私洩露出去.律師有律師的道德,即使他的委託人告訴他犯罪的事實,他也要守密.

 

    同樣的,銀行職員不能隨便透露顧客的財務狀況;餐旅業的員工不該"問"或"說"與他工作不相干的問題.計程車的司機,不能因為下一位乘客好奇地問"剛才那位下車的小姐,是從什麼地方上車的?",就很豪爽地說:"哦!從xx路的賓館上車."

 

    或有人要講,這有什麼不可以?他們說的都是實情,講的都是真話.

 

    但也要知道,那些真話說出來,卻違反了職業道德.而這些職業道德,都是人類社會經過長久摸索,才找出的倫理,原則,行規,當你違反了它,常會造成進步的阻礙.

 

舉個例子

 

    美國聯邦政府曾經下令,不准學校把非法移民子女的資料提供給移民局.原因是,移民局雖然可以因此而輕鬆地捉到非法移民,並遞解出境,卻也因此造成非法移民不敢把孩子送進學校.

 

    於是,孩子失去受教育的機會,造成對孩子的傷害,也造成社會問題.

 

*

 

    同樣的道理,讓我們想想----

   

    如果人們不信任醫生能為他守密,自然諉疾忌醫,病情加重,甚至因而造成氾濫.

 

    如果人們不信任國稅局,怕稅務人員把自己高所得的資料公布,而被黑道勒索,就可能逃稅.

 

    如果教友不信任神父能保守秘密,有誰敢去"告解"?

 

    如果人們不信任銀行,不敢把錢存進去,銀行又怎麼經營?

 

    如果人們不信任律師,連自己涉案的實情都不對律師說,這案子又怎麼處理?

 

    難道回復到以前:"拉下去!打五十大板,看他招不招?"的時代嗎?

 


 

    什麼叫民主?

 

    民主的第一原則,是每個人要自守分際,在自己有"說話的自由"時,也知道不可因自己的自由,影響到別人的自由和權益.

 

    進一步,管束自己屬下遵守職業道德,也是做主官的職責.

 

    護士不可洩露病人的秘密,法律助理不可洩露客戶的秘密,商業秘書不可洩露老板往來的秘密,都是當然的事.

 

    洩露了怎麼辦?

 

    主管負責!只怪你教導不周,用人不善,連這點基本的職業道德都不能教屬下遵守,又怎麼成大事?

 

    所以,前面故事中的女侍固然多嘴,作為她的經理,也難辭其咎.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