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布丁裏的銀紐扣



延續一份不動聲色的愛


...............................


安妮是懷着一種複雜的感情和瑞克結婚的。當時她在讀大學,相依爲命的父親突然身患絕症。如果不是父親舊時好友的兒子瑞克從佛羅裏達鄉下趕來紐約,用他微薄的積蓄支付昂貴的醫療費,并且精心照料病重的老人直至去世的話,安妮一個人是無論如何都扛不過來的。

父親臨終前,希望女兒能夠嫁給瑞克。安妮幾乎是下意識地就答應了。可是在心裏仔細掂量後,她發現對瑞克隻是充滿感激,但愛情畢竟是另一回事啊。

安妮不是個性格外向的人,她把自己真實的想法藏起來,和瑞克結了婚。而對瑞克這種地道的鄉下人來說,娶了生長在大城市的安妮簡直就是娶了位天仙。


婚後,瑞克在一家公司找了份推銷員的活兒。雖然非常辛苦,但爲了這份優厚的薪金和補助,他幹得特别起勁。要知道,這些錢能支付住房貸款和解決安妮的大學學費。



蜜月的時候,安妮第一次嘗到了瑞克做的家鄉布丁。那次,她吃着吃着,忽然感覺牙被什麽東西咯了一下。吐出來,是一顆小小的銀紐扣。瑞克微笑着說:這是我們老家的習俗,誰吃到藏着銀紐扣的布丁,就一定會有好運氣。安妮不知所措地瞪了銀紐扣很久,她并不相信那顆小玩意能帶來什麽好運,但心裏卻很真切地有種溫暖的感覺。


以後的日子裏,布丁幾乎成爲家庭生活裏的必備。瑞克不斷将布丁的花樣翻新,或調和各種口味的果汁,或将表皮上的果仁換成蜜餞。但不管怎麽改變,安妮總是能吃到那個藏着銀紐扣的布丁。

安妮不是傻瓜,當然想得到這一切都在瑞克的設計之下。有些時候,她會對裝在盤子裏的布丁挨個兒地比較、研究,但始終看不出裏面的玄機。

大學畢業後,安妮進入了一個享有國際聲譽的大公司。憑她的才華和勤奮,短短三年就受到上司器重,晉升爲部門主管。此時的安妮多了應酬和交際,回家和丈夫的團聚自然就少了。

對安妮而言,那是一片嶄新的、充滿誘惑的天空,她的眼界和心界逐漸被打開,也開始有了更多的向往甚至奢求。說不清從什麽時候起,她對自己不鹹不淡的婚姻也有了厭煩感。

就在這時,一個叫羅傑斯的男人闖入了安妮的視線。他在第五大街上經營着一家律師事務所,身兼一些知名企業的法律顧問。羅傑斯剛過而立,相貌英俊,氣質灑脫,談吐不凡,所有這些都契合了安妮少女時代心中的白馬王子形象。


不久,集團聘請羅傑斯幫助解決一樁糾紛,而安妮正是董事會委派的代表。他們初次見面彼此就留下了良好印象,這次兩個人又有了更多接觸。那是一段格外愉快的日子,直到事務全部結束,當羅傑斯對安妮發出周末的約會邀請時,她才意識到彼此的好感原來是另有深意的。她猶豫了一下,言不由衷地解釋說自己打算回家和丈夫在一起,随後談起瑞克,談起那些美味的家鄉布丁。


 


不料羅傑斯聽了,居然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反倒拿出在法庭上咄咄逼人的姿态,抓住安妮的手,很率性也很自信地說:給我機會和時間,我會做得更好。翌日,他就打電話給安妮,說自己買了專業的面點書,還聘請了專業面點師教自己做布丁。

安妮的内心翻騰起來:一個小小的細節顯示出羅傑斯對自己的真情。安妮想到了離婚。可是該怎麽對瑞克說呢?她試圖從幾年婚姻裏挑點兒瑞克的毛病,但奇怪的是,腦海裏全是他的好。羅傑斯問:難道就不能直接告訴瑞克,你愛上了别人?然而,安妮卻本能地回答:不行,那樣會讓瑞克傷心的。


又拖了一些日子,集團董事會宣布了即将在歐洲建立分部的決定。這個消息傳到羅傑斯耳朵裏,他靈機一動地建議:如果安妮被派往歐洲,不就可以用長期分居的理由向瑞克提出離婚嗎?安妮的心終于被說動了,她積極争取到了先期赴歐洲考察的機會,甚至在行前無理取鬧地和瑞克争執了幾次。她覺得,或許這種方法能使瑞克因氣惱而淡漠對自己的感情。

半個多月的考察一晃就過去了,當安妮返回紐約時,破天荒地沒有看見前來迎接的瑞克。一時間她心裏有點失落,但轉念,她覺得是自己的伎倆奏效了——也好,省得将來離婚的時候他放不下。

不過,當羅傑斯開車準時出現在機場門口時,安妮似乎得到一點安慰。那是聖誕節的傍晚,羅傑斯将安妮帶到自己的住處。屋子裏的音樂悠揚回響,餐桌上點着蠟燭,還有紅玫瑰和葡萄酒。一切都是那麽浪漫,安妮深深陶醉了。她壓抑着内心的愧疚,決定第二天就回家和瑞克攤牌。


這時,羅傑斯從廚房端出一盤剛剛做好的布丁。小巧的金黃布丁散發着一點草香,上面撒了一些紫色的冰提子幹。羅傑斯好像沒有理會安妮的愕然,他殷勤而紳士地給她斟酒,然後一邊陪她吃布丁,一邊說:


 


你離開的這些天,有個男人來找我,他很耐心地教我做這種家鄉布丁!還有一個小秘密,就是在藏着銀紐扣的那個布丁上嵌一顆松子。面粉在受熱膨脹後,松子也會脫落,可是布丁表面卻留下了一個微微凹進的印記,像顆不易察覺的小水滴。以前他一直這麽做,希望把所有的好運都帶給妻子;後來發覺妻子移情别人,他便把這個秘密教給那個情敵,希望他能和自己一樣延續一份不動聲色的愛。
說完,羅傑斯從盤子裏挑出一個布丁,對着燭光讓安妮看那個小小的印記。然後他手指輕輕一掰,一顆安妮再熟悉不過的銀紐扣掉在盤子裏,盡管早已失去本來的光澤,卻依舊發出清脆的叮當聲。安妮終于明白這顆紐扣其實就是愛,是自己一直在盡情享有的愛,也是自己一直毫無察覺的愛。兩個人沉默了很久,羅傑斯飲盡杯裏的葡萄酒,有些憂傷,但還是決然地拿起電話,遞給安妮說:平心而論,我自知在很多方面都比瑞克出色,唯有對你的愛,我實在不能做得比他更好。

百感交集的安妮流着淚,撥通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号碼。接通的一刻她哽咽地說不出話,片刻,電話那頭傳來瑞克溫和的聲音:嗨,如果一切都過去了的話,那麽歡迎你回家來。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