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喝的水,內含36億顆棄藥比「毒奶」更迫切的危機「藥」命的水?

你或許喝不到毒奶,水卻是每人每天的必需品。然而活命的水,卻面臨新一波人禍。
台灣人的愛拿藥、愛吃藥、又愛亂丟藥,正讓我們的河川,變成「藥命的水」。

什麼原因讓台灣河川測出抗生素,變成「藥命的水」?


國人愛吃藥,不但吃掉四分之一的健保費,還威脅台灣的生態環境。人人都可能是受害者中華民國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日前接獲一位男子求救,他的父親因肝硬化過世後,他將父親生前未服用而囤積的藥,
全部整理後竟多達二十多公斤,並送到父親就診的大醫院,醫院卻拒收,原因是院內沒有設置藥品回收箱。

男子拎著沉甸甸的藥,來到藥師公會全聯會,「明明是從醫院拿的救命藥,現在卻不知該何去何從?」二十多公斤的藥大多是男子的父親在生命最後半年,一次次就診、急診所拿到的藥,
男子每次跟醫師說家中還有藥,院方還是照開不誤。男子不知道藥該
如何處理,但更多人選擇丟進馬桶沖走。


愛吃藥,愛丟藥一年至少36億顆藥丸被亂丟


國人「愛吃藥」早已是不爭的事實,所囤積或丟棄的藥量也不少。國內學者最新的研究發現,人體代謝後排泄以及國人習慣將不用的藥沖入馬桶,已污染河川水體。


以大漢溪為例,所測得抗生素最高濃度為歐盟制定的七千五百倍。
尤其是抗生素中的紅黴素和磺胺甲基噁唑,新店溪也不遑多讓,同時驗出止痛藥和雌激素,連咖啡因都有。主要污染源來自醫院、製藥廠以及畜牧業和你我每天排放的生活污水。

台灣人愛吃藥,但丟掉的量也很驚人,至少有三.六噸的藥白白浪費。只有八.四%的人會將過期或用剩藥物送到藥局回收,一年至少有三十六億顆藥被丟到垃圾桶或沖入馬桶。


從健保制度實施後,支付藥劑費就不斷成長。
平均每個人的用藥量更是美國人的七.二倍。用藥量這麼多,造成環境污染也是可想而知。

抗生素,止痛藥   污染你我每天喝的水


國人用藥量大,生態環境首當其衝。因為不論是從人體代謝或直接丟棄,所導致的後果就是從醫院、製藥廠和生活污水處理廠等排放水,都驗出高濃度抗生素和止痛藥,甚而沿著水流一路污染河川水體。


大多數抗生素具水溶性,進入人體後,從尿液排出的比率比其他藥品高,尤其治療泌尿道感染的磺胺劑類抗生素,排出率更高到八%至九%,
而過去專業藥師也會教導國人,不用或過期的藥物應丟入馬桶沖到下水道。

國內現有污水處理或自來水處理設備,對藥品化合物無能為力。自生態環境的污染,最終仍將禍延你我。人類每天都會使用諸如抗生素、止痛藥、殺菌劑等藥物不斷釋出到民生用水,透過飲水對人體所造成的傷害,實在令人擔心 !


廢棄藥品是下個生態浩劫?


人類付出的代價就是不斷出現的畸胎以及高致癌率。


河川中的抗生素一旦進入飲用水系統,長期下來,全國抗藥性問題將愈來愈嚴重,對抗細菌的戰爭也愈來愈艱辛。


國內許多細菌對抗生素的抗藥性高達八%至九%。


細菌愈趨刁鑽,很多疾病用藥困難、難以治癒,尤其醫院內感染多重抗藥菌比率更是持續上升。


還有多少藥物化合物,隱藏在水中?台灣用藥環境如此糟糕,
當務之急應該是先建立藥品回收制度,讓民眾回收藥品而不是沖入馬桶,以降低廢棄藥品污染環境。

但源頭沒解決,藥品回收只是治標不治本。


源頭就是健保制度和醫病型態。
應該落實醫藥分業,醫師開處方、藥師配藥,由社區藥局為每個人「把關」,檢查所拿到的每一張處方,確認醫師有沒有重複開藥,或所開出藥成分類似。同時告知正確訊息,以免很多人拿到藥卻因擔心副作用,一知半解下自行停用或完全不服用,只能囤積或丟棄。並積極推動醫院和診所開出藥物應採「原包裝」。醫院和診所開出的藥袋,藥五顏六色,對病患來說,保存期限和成分全都不清不楚。

現代人去買食品都會看外包裝,檢查內容、標示和有效日期,為何和人體息息相關的藥,卻可以不透明?醫療院所不能因為原包裝給藥的成本較高,就藉故漠視病患權益。 


不用的藥請丟垃圾桶


科技日新月異,新的污染物卻不斷出現。


輔導業者改善製程,做好自我管理,逐步削減放流水中的化合物濃度,並將擴及醫院、畜牧業、養殖業等。


並籲請民眾家中只要有過期或不用的藥品,直接丟入垃圾桶,以台灣目前廢棄物焚化策略,經過高溫焚化,可減少污染產生。 建立藥品分級回收制度,如哪些成分可以直接丟垃圾桶,或需要送到醫院、社區藥局,甚至更嚴謹的處理。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