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教師終於不再流浪


smartier 中華民國99630


 


我家老二大學聯考後,成績不上不下,在師院公費生和師大自費生中難以抉擇。因為他有181公分高,我和老妻都當過小學老師,對小學生態有一定的了解,考慮再三,建議他唸師大。沒想到,我們這個良心的建議,讓他痛苦好幾年。他師大畢業後,實習一年,讀了兩年研究所,開始四年的流浪教師生涯。雖然他程度不錯,四年來都考上代課老師,在雲林縣莿桐國中、苗栗縣竹南國中、台南市後甲國中、苗栗縣苗栗國中等地代課,但朝不保夕的不安定感,著實滿折磨他的。


 


    今天老妻陪他去參加某校教師甄試,終於以第二名的成績驚險過關,正式解除流浪教師的尷尬身份。在僧多粥少的不利情況下,許多優秀的年青人,年年奔波於甄試考場,磋跎他們寶貴的青春。我幾乎每年都擔任某類科的評審老師,有的考生已看過好幾次,相信以後還有再看到他們的機會。老實說不是他們不行,是缺真的太少了。


 


自從師資培育政策開放以後,除了原師範院校,各大學教育學程有如雨後春筍,近年來擁有教師資格者眾,而教師退休緩慢、出生率降低,使得各校減班情形倍增,更加劇師資供過於求的嚴重現象。像我住的台南市,不管國中教師還是國小教師,每年都是幾千個人爭奪幾十個缺,錄取率大約百分之一。師資培育多元化是我國教育改革的政策之一,然而以「儲備制」的觀點廣開師資培育的大門,我認為完全沒有達到師資多元化的理想,只徒增社會及學校的困擾


 


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教職人人搶著要,一堆待業的合格教師競爭稀少的職缺,充分顯示教育部政策的失能。台灣的出生率,年年創新低,從最高峰的一年超過40萬新生兒,到現在已跌破20萬。雖然我開始當老師時,小學的編班人數是57人,現已降到30出頭,中、小學的教師編制,也有微幅的調高,教師退修比以往容易,50出頭申請退休的人數有所增加,但跟待業教師越累的速度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我曾在某師資培育機構服務20。在公費生時代,我們招到的學生,大概跟成功大學以及中央大學、中山大學、中興大學、中正大學這些「中」字輩的學校相當。師資多元化,取消公費後,大概降到跟文化大學、淡江大學差不多。師範生要唸教育科目,同樣讀四年,程度很難比得上一般大學。比如數學教育系畢業生的數學程度,無法跟一般大學數學系相比,但擔任小學數學老師還算綽綽有餘。其實,因為小學基本上是包班制,所以小學教師的師資培育機構,除了藝能科(美術、音樂、體育)和特教科等應該獨立設系外,其餘的應該一律稱之為教育系,國文、數學、社會、自然都要通達,但我們的師資培育機構,卻走分系的路,以小學教師的培育而言,根本是錯誤的政策。


 


師大師院體系的畢業生,除了當老師,很難找到其他適合的工作。最近景氣稍微復甦,朋友的小孩台大物理研究所畢業,馬上到一家知名企業上班。我那可憐的兒子,教育研究所畢業,卻已流浪了四年。我也曾建議他,甘脆斷了教師甄試的念,去準備考公職或者參加警察特考,但他為了證明自己能力不差,就是不死心。還好這次皇天不負苦心人,要不然,明年、後來,年復一年地折騰下去,我還真的不感想像那有多慘。


   

    老妻曾請教某位通靈高人,那位女士說老二根本沒有從事公教職務的命,「那枝筆他扛不起」,這次老二考上了,該不該去向他踢館呢?還好老妻一向深信因果,樂善好施,恪守了凡四訓的教誨,念轉運就轉,老天自有安排。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