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城市的白領Office Lady;他是城市的搬運工人。


高中畢業後,二個人劃著不同的青春軌跡,可是他們依然保持著戀人的關係,僅僅是保持著。


白天,她在公司裡喝正宗的雀巢咖啡,下班後,她吃他買來的廉價的冰棒。


中午,她品味著公司裡精緻的飯菜,晚上,他帶她去髒兮兮的飯館吃並不正宗的蘭州拉麵。

她一直認為,這樣的戀情與自己的生活太不協調,從開始的那一天,便彷彿註定了某一種結局。

他每天去接她,然後送她到所居住的公寓電梯口,輕聲道了晚安便匆匆離去,那天她突然想撤嬌,便對他說:「背我上去吧!」,他看了看電梯,電梯運轉良好,然後他回頭,說了聲「好」,沒問任何理由,他背著她,慢慢向上爬,爬到一半他累了,問她:「休息一下好不好?」

她突然來了興致,嬌嗔著說不行,他就真的沒有休息,一直爬到她所居住的13樓,她問他累不累?

他說累,比搬運傢俱還累,她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她有了一絲感動, 但他們還是分手了。

因為有時候,僅有感動,並不能夠將愛情維持,愛情的本身,除了感動,好像還有太多的瑣碎事。


城市裡並不缺一個搬運工人,所以他回到鄉下,他偶爾會打電話給她,告訴她他現在種著一些農作物,賺了一點錢,她聽著,淡淡的。
那時她已有了新的男友,門當戶對的,可以充門面,協調生活的那種。

然後某一天,有一次他打來電話,說他存夠了五千元,這些錢可以在鄉下娶老婆了,她發現突然間,自己的眼角竟有些濕潤...


她新交的男友也是每天接她下班,送她到電梯口,很紳士地道一聲晚安,然後離去,某一天她說:" 背我上去吧!" 男友說了聲: "好"那時電梯停在一樓,男友背起她,飛快地衝進電梯,她伏在男友的背上,與電梯一起爬升,心卻在飛快的下沈...


男友嘿嘿笑著,好像對自己這個帶著幽默的小技倆很是滿意,那天,她沒有接受男友照例的吻別。


隔天,她打了通電話給他,問他那五千塊錢花出去了嗎?
然後她便發現自己淚流滿面,因為他已花出去了,扔掉了電話,那一刻,她覺得自己正在失去整個世界,幾天後她在電梯口看到他,他的手裡拿著一枚戒指,很高檔。他把戒指揚了揚,說"五千塊錢"


她開心的哭了…哭得一塌糊塗,她說:「背我上去?」 他說好。

然後背著她一步一步爬著樓梯,途中他累了,說這次給不給休息,她說:「不行、不行」,於是他就沈默著,一直爬到了13樓,這時她想,如果一個男人,肯背著一個女人爬最漫長的樓梯,甚至可以不問理由,那麼,這個女人,還有什麼理由拒絕他呢?

她給了他一個長久熱烈的吻...
更感人的是...


這女人 八十五公斤 重~~~~~~~


看到最後一句~~~我的眼淚飆出來了~~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