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精選文章


勵志文章


 


》 感動的一剎那


》 學習捨棄與放手的藝術


 


感動的一剎那


 


研二那年,有一天教室的黑板上留著一句話,「人生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慘綠的歲月看到如此箴言總難免在心中激起一絲漣漪。甫進門授課的教授也是一頭就撞見這一行字,隨後他搔搔那頭活像愛因斯坦的掃把頭,拿起粉筆在這行字旁邊疾筆寫下「都不重要」四個斗大的字。隨後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地進入當天上課的主題,這舉動也在我心裡頭留下同樣斗大的一個問號。


 


這幾年來,朋友相繼的投入就業的行列,過去那群不修邊幅的狐群狗黨,如今見面卻也是西裝筆挺煞有介事地交換起名片來了。年輕時,大夥聚在一起所聊的是如何才能考上高中、大學、甚至研究所,現在所談的則是如何投資、理財、規劃婚姻、栽培兒女。在這個強調生涯規劃與自我成長的年代,我們總是習慣把自己的眼光放遠在未來,一方面服膺著社會上國際觀、未來觀的意識形態,一方面則透過構築那些可能的、可改變的希望藍圖,麻醉一下面對現況的窘境。


 


隨著年齡的虛長,記事簿可以從過去的隨緣散記到現在的厚厚四開本,需要規劃安排的事情越來越多,生活的留白與品味也相對地越來越少。不管是與人聊天,或者是自己獨處,總習慣花許多的時間在算計著未來、籌劃著下一步。無時無刻,總是在提醒自己「下一刻應該做什麼」?


 


「下一刻應該做什麼」?這句話佔據了我們的生活,佔據了我們的腦容量,也佔據了我們生活中可以駐足體會與感動的任何片刻。現在的小孩,如同一出生就背負著一個大箭頭在身上,父母親幫他計劃著,社會幫他計劃著,甚至以後自己也會習慣幫自己計劃著,就在計劃中過完一輩子。


 


如今,我似乎有些明白那句話了,人生重要的是什麼?也許既不是站的位置,也不是朝的方向,而就在那浮光掠影中任何值得感動的一剎那吧!


 


學習捨棄與放手的藝術


 


前些日子,和一位從事室內設計的朋友聊起關於簡約的空間美學的話題,他說:「就建築或者室內設計而言,簡約比複雜的難度還要高上許多,因為加上東西是容易的,可是要減掉東西,卻需要更多、更敏銳的美學素養與判斷。」其實,要懂得捨棄、放掉的智慧,何止是在空間設計上困難而已。在人生之中,它是更大、更深的課題。


 


從哇哇落地開始,我們一直學習的都是用加法來面對人生的課題。從生理上的吃飯、長大;心理感情上的得到愛與關懷;知識上的不斷學習與吸收,到物質或成就上的累積成長騞。一直以來,我們不斷的把各種有形、無形的東西加在我們的身上,好讓我們富有、充裕,讓我們壯大、盈滿。我們相信,當我們在各方面都「長得像大樹一樣大」的時候,就是離快樂和富足的心境最近的時候。


 


可是,這樣的信念卻在某一些時候,成為卡住我們,讓我們困陷、凝滯的關鍵。因為加法並不是面對人生的課題時唯一的方法,有些時候,你必需用「減法」才能夠解得開。而所謂的減法,正是捨棄與放手的藝術。


 


回想看看﹝或者想一想自己現在的生活處境﹞,因為不能捨棄、不能放手,我們因而面對了多少糾結無解的痛苦?因而深陷在如何無法自拔的困境之中?這些看似無解、凝滯的痛苦與困境,往往就在我們懂得了捨棄和放手的藝術與智慧之後,豁然開朗。生命於是向你展現出另外一個截然不同的景致和局面。


 


【當愛遠走】


 


一個捲入不倫之戀多年的女子,遲遲不能走出這個其實對她來說已經是苦遠多於甜的關係裡。她說:「我忘不了那些他曾經給過我,浪漫、深刻的愛的感覺。」


 


另一個男朋友感情出軌多次,儘管痛苦卻始終不願分手的女人則說:「和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了,要分手,我不甘心!」


 


當愛遠走,無論它是發生在自己或者對方身上,捨棄和放手都是唯一的出路。因為無法捨棄曾經有過的美好感覺,無法放下曾經擁有的執著,就會讓更多不美好的感覺壓在自己的肩上、心上;讓自己和對方一起痛苦糾結,究竟懲罰了對方也許還是未知數,但是自己絕對是被懲罰最深的一個。因為你剝削了自己就從現在重新開始享受快樂和幸福的可能。


 


放手讓愛的人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這卻是唯一的方法。否則,我們就會處在無解的痛苦、氣憤和沮喪之中。


 


【給愛空間】


 


所謂捨棄和放手的藝術,並不單只在愛情消逝的時候存在。事實上,當愛情還在的時候,就懂得放手的智慧,往往是更積極的治本的方法。從小到大,在每一段關係裡,我們都是在尋找著一方面與人連結,一方面與自己連結的雙向路線。也就是說儘管再親密,我們也需要擁有自己的空間。無論是親子關係、家人關係、朋友關係都是如此,愛情關係當然也不例外。如果失去了這樣的空間,我們很快就會覺得被束縛、覺得窒息、覺得痛苦。


 


因此,當愛還在的時候,懂得放手,給愛一個空間,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其實,如果仔細而深入的思考一下,如果我們在愛裡面要求僅僅雙方黏在一起,往往是因為害怕、因為缺乏安全感、因為嫉妒、因為要把自己生命的意義和重量交在對方身上,而不是因為愛。


 


放手,給愛空間,就像紀伯倫在「先知」中所說的:「在你們的密切結合之中保留些空間吧,好讓天堂的風在你們之間舞蹈。彼此相愛,卻不要使愛成為枷鎖,讓它就像在你兩倆靈魂之案間自由流動的海水。」


 


【當所愛遠逝】


 


生命中最艱難的時刻,當非所愛的人離開人世莫屬。再多的不捨、不甘、不願,都無法挽回生命的逝去。再多未曾說出的話語、未曾表露的情感,再多未竟的夢想,也都不再有任何表達的機會。


 


面對這樣最巨大的傷痛時,捨棄和放下,仍然是唯一能夠穿越的鑰匙。


 


不論有再深刻的悲痛、再多的不捨,就讓它隨著淚水傾洩、流淌。然後輕輕的、帶著滿滿愛的,放開它。只有當我們勇敢而坦誠的接納心碎後的痛苦,再生的力量,以及對於生命不同的視野,才會從傷口之間進來。


 


於是溫暖的回憶,與往前開展的新生活會同時存在我們的身上。捨棄和放下不代表全然的遺忘。心裡面那塊將永遠空著的位置,是我們與遠逝的所愛聯繫的地方,也是一片源源不絕的泉源,讓我們再往前前近時,擁有更豐沛、溫暖的力量。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