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無法做合理的解釋......... 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一九八一年,大約五、六月間,天氣很悶熱。孩子們想出去走走, 而我也想順道去日文書局找些最新出版的編織手工藝教材。




我們經過衡陽路交通銀行走廊,忽然跑出來一位老先生, 非要給我算命,我搖搖頭,也擺擺手,一再的拒絕他, 沒有想到這人竟然變的好頹喪,似乎有難言之隱。




大女兒不忍心,便拉扯著我的手:




"媽,給他算算命好嗎?捧個場,讓他賺點錢好嗎? 這老伯伯好可憐唷!"




我本來很討厭算命,對這些擺地攤的江湖術士, 也從來沒有甚麼好感,但孩子們的慈悲善良,使我不敢見死不救, 只好讓孩子們拉扯到算命老先生的攤位上。




算命老先生端詳了我很久,看過我的雙手, 也一一看了我每個孩子的雙手。




他說:




"不用再看下去了,不必收錢,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我的孩子們很過意不去,堅持要我給這算命的老伯伯一些錢。




我從皮包裡拿出三千元來,雙手恭恭敬敬的奉上薄儀, 但這老先生比我更堅持,他一定不收我的錢,這樣一來一往, 幾乎把孩子們給急哭了。




最後孩子們一齊苦苦哀求這位老伯伯,告訴他這不是算命錢, 這只是孩子們孝敬他老人家的一點點小小心意罷了。




這算命老伯伯終於收了下來,突然兩個眼眶紅紅的摸摸孩子們的頭, 他哭了,他喃喃自語的唸唸有詞:




"!老天沒眼,老天真是沒眼!"




孩子們跟他說再見,他揮揮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神情顯的非常哀傷。




後來,我們路過新公園,看到大門口圍觀了一大群人。 孩子們愛湊熱鬧,一個箭步便趕上前去,鑽進去大人牆的夾縫。 沒多久,孩子又跑回來,硬拉我去看。




我總覺的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比較好,但孩子們一直吵個沒完, 我只好跟著前往查看究竟。




原來,有位太太跪在地上,向大家求救,她的孩子出了車禍, 在台大醫院急救,需要一筆巨款。




我這些寶貝兒女又走不開了,他們一定要我伸出援手, 還告訴 那位 太太:




"不用跪了,我媽來了,她一定會幫您忙的。"




他們合力把 那位 太太扶了起來。




我那天不但身上所帶的錢全給掏光了, 還向鄰近開眼鏡行的客戶週轉了一筆巨款, 陪 那 太太到台大醫院繳清所欠龐大醫藥費。




這些事都辦妥當了,孩子們才肯放過我:




"媽,謝謝您!我們不再找您麻煩了,我們回家吧!"




一個月後,我們家突然四面八方全是大小螞蟻,成行軍隊伍, 向我們家一路攀爬過來,佈滿我們家每一片牆壁, 我怕踩到他們的行列,趕緊去買了二十多張小板凳, 排出一條條康莊大道,遍撒白糖及其它食物,還灑一點水, 來犒賞他們一路行軍到我家作客的辛苦。




孩子們看螞蟻密密麻麻地佈滿整個屋子,好是害怕, 連辦 公室的 小姐,也非常害怕。但孩子們都很聽話,不敢傷害他們, 也不敢打擾他們。




孩子們知道"來就是客",也知道待客之道。




就這樣,約莫十來天,螞蟻一群群的蜂擁而來, 幾乎擠破了我們的家。





夏天真的到了,孩子們全放暑假,也全留在家?A而我忙進忙出, 總抽不出時間來陪孩子們渡假, 只好找辦 公室的 小姐來幫忙照料孩子們的功課和日常生活。




有一天,我去開會。電視上正在播報新聞。




據說,台北市中心地帶,靠仁愛路段,正發生一場大火,十分猛烈。




由於我正在主持會議, 沒有辦法分心去聽清楚到底甚麼地方出了甚麼事。 直到下午四點半左右,我們散會了,我才隨著愛看熱鬧的同仁, 一起前往火災現場。




路上,我問開車的同仁,




"我不急著回家,我要去看哪?o生火災,您為甚麼往我家走呢?"




那同仁沒有回答。或許距離火場不遠,我們很快就到了。




鄰座的同仁,把我搖醒,我可能太累, 竟然在車子搖搖晃晃中不自覺地睡著了。




我一張開眼睛,突然哇地大叫一聲:




"這是我家呀!!"




我顧不了一片火海,便往三樓沖, 但消防隊員 和警察 先生制止地抓住了我。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後來,消防隊為我噴灑出一條小小火巷, 緊急派了三個人陪我上了三樓。




我們家的門已烘的熱騰騰地,不能碰,也膨脹到不能開。




消防隊員用力把門敲破,踢倒,我們才小心翼翼的側身閃了進去。




裡面全是濃煙,甚麼也看不到,我大聲哭喊著孩子的名字, 一個一個叫,但卻一點聲響也沒有。




這下,我已兩腳酸麻人也快暈倒,我真的快瘋了,我真的撐不住了。




突然,消防隊員踩到一堆人,原來,我的孩子摟抱成一團, 嚇昏在地上剛買回來的舊書堆上,辦 公室 小姐則躺在另一端。




消防隊員、警察、還有我,合力把小孩子及辦 公室 小姐背下樓急救。




很幸運的,嗆傷不重,當天夜晚,便完全回覆清醒了。




消防隊員說,地板燒的那般燙,連書都烤焦了, 要是嚇昏後直接倒在地板上,這些孩子應該全成了焦屍, 沒有可能存活了




消防隊員說:"您們家道德一定很好。"




大火撲滅後,左鄰右舍的樓房,全毀了,沒有倖存的,我們這一棟, 從一樓、二樓直到最頂樓,也全燒光了。




但很意外地,大火卻跳過三樓我們這一家。




消防隊員說:




這一樓煙霧瀰漫,想噴水都看不清楚這房子有三樓,好像消失了, 所以,這一樓連半滴水也沒噴到。




我想,我屋子裡有十多萬冊珍貴藏書,如果噴了水, 我今天就一無所有了,而那遠道前來我家作客的螞蟻,千軍萬馬, 也必全部死亡,那就太可憐了。




又緊緊毗連的左右樓房全陷入火海,把我家的牆壁, 及靠壁的角鋼書架全高熱燙軟了,所有的書也烤焦冒煙了, 但卻未燃燒。




消防隊員說:




"這是奇蹟,怎麼有可能呢?"




然而,這些書要真的悶烤到起火,而真的燃燒起來, 那我家還可能有活口嗎?




我家屋子裡滿滿地全是書,這可是最容易著火的紙耶!




圍觀的群眾爭先恐後地搶著告訴記者說:




"三樓剛剛在濃煙中消失了,而且在濃煙中,可以看到穿白色衣服的 人在空中灑水,並且把火撥開。"




隔壁樓房的人也跑來了,他們與我相接的三樓裡, 放置有三筒大鋼筒的瓦斯,大火時, 大鋼筒全在高熱下熔化成一團團的圓球,但為甚麼沒有爆炸呢?如果 爆炸了,我們家四個孩子和辦 公室 小姐,豈不個個粉身碎骨! 我聽了,整個背全涼透了,一身直冒冷汗,真的好險唷!





九月開學,孩子們要買鋼琴教材,我們又一齊到衡陽路。




當我們經過交通銀行走廊時,突然前面竄出一個老先生,張開雙手, 一下子緊緊摟住孩子們抱著不放,很激動,又很吃驚的問:




"您們怎麼還活著?您們怎麼會沒事?"




他鐵口直言不諱的說,我命中根本沒有半個子女,過了這夏天, 所有的孩子都會葬身火窟而死。




他看我的孩子都很慈悲善良,所以,覺的老天太不長眼睛了, 那天我們走後,他甚至哭到不能不收攤而回家休息。




他很捨不得我這些孩子死掉。




但他愛莫能助,束手無策。




因為"閻王注定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




他說:"我哪有這種留人的本事呢!"




他很慚赧疚歉。




我告訴孩子,應該稱呼他爺爺,何況這位老先生在台灣無親無戚, 就把他當作自己親生爺爺吧!他這般疼你們, 也曾這般深情的愛過你們。




說不定就因為他的眼淚,你們這些孩子今天才能大難不死, 而僥倖的活了下來。




那一年,我的孩子最大的還沒小學畢業,最小的還沒入幼稚園, 二女二男,一共四個。





最後,關於堆在地板上的舊書,是我們家孩子最討厭的, 時常擋了他們的路,真是礙手礙腳。<script></ script>




但這些書是我為了幫忙舊書攤一位生活困難的老先生, 把他賣不出去的廢書,全數給包了下來,以免他老人家捨不得丟, 又沒人要,整天搬上搬下,而把自己弄的太過勞累,傷了身體。




沒想到這些書卻救了我們一家大小五條人命。




人的一生,總有一些料想不到的意外事,完全無法做合理的解釋, 或許這就是我們人所說的神吧!




所以,人的營謀計算,時常會失靈,時常會失策, 因為人總忘了老天也有一算。




我這一生,一路走來,深深領悟到人的渺小, 我覺的人絕對不可太自滿,不可太自我,更不可太自信。




畢竟,人還看不到神,而神對人,卻瞭如指掌




人算甚麼



(節選南 懷瑾 先生推薦之曠世奇書《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