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那一年,他突然出現,長得不怎麼起眼.........在室友小娟的慫恿下,勉強和他交往,慢慢地,發現他的善解人意與溫柔體貼...日子一久,倆人關係密切,感情穩定,並獲得多方同學的祝福...




大四畢業那一年,有一天,他對我說:「我已經申請到研究所獎學金,不過在美國,這一去不知多久,我們先訂婚好嗎?」

可能是捨不得的情況下,我點頭了.....
因此,畢業典禮隔天,也就是我們訂婚的日子...

訂婚後沒多久,在眾多親人的祝福及我的依依不捨下,他搭上了飛機,飛往另一個未知的國度,我則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開始朝九晚五的日子........
長途電話是我倆聯絡感情及消除相思之苦的方法........


一天,不幸的事情降臨在我身上........

早晨,我依序梳妝打扮上班,途中,一輛疾駛的計程車為了閃躲路旁流浪狗,一個急轉彎........

不知過了多久,醒來已在醫院,病床旁圍繞著的家人見我醒來,一臉高興的呼叫醫生........爸....

怎麼了?為什麼我叫不出來?醫生衝過來替我做了檢查,護士替我打了一針,就把家人叫了出去.........等我再度醒來,所見到的是每個人一臉的哀傷,到底怎麼回?我為什麼叫不出聲?

父親忍著悲傷告訴我:

「小敏,醫生說妳神經受了點傷,暫時不能說話,

過一陣子就好了!」,「我不要!」

我努力的敲打著病床,張大著嘴吶喊,但只是無言的抗議!回到家後,生活全變了,以前所盼望的電話鈴聲,現在變成恐懼的催魂聲,我不再出門,也變得自暴自棄,父親想想,決定搬家......

而他,在地球的另一端,所知道的只是我已解除婚約,所打的電話全沒回應,所寫的信也石沈大海........

過了兩年,我慢慢地走出陰霾,開始新的生活,也學習用手語和人打交道,一天,小娟到家來替我過生日,並告訴我說:他回來了,現在在一家公司當工程師......

我沉思了一會兒,沒說什麼!突然門鈴響了,家人被這急促的門鈴聲催著不知如何是好,
見父親拖著蹣跚的步伐開門.......

此時,屋內一陣平靜,他出現了,就站在我家門口,他深呼一口氣,不徐不緩的走到我面前,

用他那熟練的手語對我說:

對不起!我晚了一年才來看妳,這一年中,


我拼命的學著手語,為的就是今天,


不論妳變成怎樣,妳永遠是我最愛的人,


除了妳,我不會再選其他人,我們結婚吧!」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