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帶兒子去看小兒科,醫生說腸病毒的疫情比電視上的報導還嚴重很多很多….

除了死亡的個案,還有重症的,引起很多後遺症

所以

看到這樣的案例,除了心痛,還有擔心

擔心我們家也是一個大小孩 加上一個小小孩

如何去避免它們互相傳染,是個困難的課題

只能提高警覺,一有症狀馬上送醫學中心

千萬不要輕忽

 

原文網址如下


 


穎芸你永遠都是我們家的天使,希望天國別受腸病毒的侵犯。



正當電視上的新聞一次次的說到腸病毒如何又如何的肆虐時,我總會覺得那是別人家的事,
總覺得那樣的事離我們家好遠好遠。
新聞報導中所說的死亡人數,對我而言真的就像個數字,也只是數字,我完全沒有太多的感受。
但是,就在97611這一天,我開始感覺到腸病毒不是一個醫學名詞
它真的是一個可怕的病毒。
因為這一天舍弟的朋友來訪,聚會中也把他們家的小朋友帶來家中做客,
只是,他們家的小朋友中有疑似腸病毒的兒童。
卻沒有事先告知我們。 就這樣我們家的小朋友就跟他們家的小朋友玩在一塊。
我們都知道腸病毒的潛伏期約有3-5天。果然這樣的統計數字有相當高的信度。
614時,家中比較大的小朋友發病了,我就把小朋友帶到離我家最近的嘉義長庚醫院治療。
因為事出突然,急診的醫生看了看,便說小朋友狀況不嚴重,於是當天晚上,小朋友就回家了。
但是也呼籲各位父母,腸病毒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前一天小朋友可能是沒有太多異樣,
但下一刻就會可怕的轉變。
從長庚回家的隔天,我們家的小朋友便開始發燒,
於是舍弟便帶著他的兒子到嘉義基督教醫院就診(97.6.15)
嘉基檢查完後,確定是腸病毒71型。於是馬上被轉院到彰化基督教醫院。
就這樣,小朋友開始了與病魔對抗的戰爭。
正如衛生署所宣導的內容,第二個感染到腸病毒的小朋友往往會比第一個更為嚴重。
就在穎芸(第九例腸病毒死亡的兒童死亡時間97.6.20上午716)的哥哥轉彰基的隔兩天(97.6.17)
我們家五個月大的穎芸也發病了,因為他的哥哥在97.6.16便出院回家。所以這一次我們便把兩個小朋友
一起送到雲林縣虎尾鎮的若瑟醫院。一開始,發燒打針休息,退燒,一切就那麼樣的符合新聞上的描述
但是,就在620日凌晨開始有了戲劇性的變化。一開始穎芸的媽媽發現穎芸有發燒的現象。
跟護士反應,護士小姐說,本來就會一陣燒一陣不燒,他們有在觀察,請家長不要擔心。
但是,做家長的,應該都會很擔心,加上當天晚上小朋友已然開始有活動力降低,眼神呆滯的情況
所以做家長的確實很難不擔心。到了3點多,穎芸開始有了病危的情況。
他的媽媽已經發現到小朋友有心跳急促的現象。也跟護士反應了。但是護士的說法是
小朋友本來心跳就比較快,所以沒有處理。量了耳溫,也都很正常。但是媽媽摸到穎芸的手發現小朋友
的體溫不正常,而且腳呈現冰冷的現象。於是按鈴請護士小姐來看,小姐來了,也是量耳溫。
所以護士的回應是正常。 到了將近四點,穎芸口吐白沫,媽媽趕緊再聯絡護士小姐,
護士來了之後量肛溫,發現體溫將近40度,馬上打退燒,但是病情已經開始失控
穎芸的心跳持續不穩,而且越來越快,呼吸開始急促,接著轉弱。身旁的媽媽已經哭到失控了。
對一個5個月大的小朋友而言,他再來就要接受插管的急救。
插管之後,醫院決定讓小朋友轉院到台中榮總。(但是穎芸的身體似乎告訴他的爸媽,她已經撐不下去了)
430分,身為穎芸的伯父的我,接到他爸爸得電話,他要我在家裡跟神明燒香,祈求奇蹟。
我在半夢半醒間,被驚醒。整個人突然的被嚇到。燒過香,順便跟已經過逝的爸爸說,
爸爸,你的孫子穎芸已經病危了,你快去幫幫她吧。
於是我馬上開車前往虎尾若瑟醫院。
就在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到了若瑟,也看到正在救護車上的穎芸,她的媽媽早已泣不成聲
當下看到那渺小的眼睛,已經渙散,原本紅潤的皮膚已經呈現白色和泛紫的死白。
我也哭了,我好捨不得,他是那樣的嬌小,但是她卻要接受這樣的折磨,插管的穎芸
呼吸急促,我的感覺是老天爺似乎不想給他機會
當我把他的哥哥帶回病房時,突然接到電話,他們在急診室急救。
因為穎芸吐血了。回到急診室聽到裡面傳來的心電圖的機器傳來的心跳聲是那樣的急促
而且越來越快,大概過了10分鐘醫師先跟他的爸爸宣告病情無法控制了
但是為人父母的,在這一刻絕對不放棄任何機會,所以醫師又進去搶救,
就這樣強心針一共打了6劑,穎芸小小的身體承受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CPR
慢慢的心跳聲越來越慢,我的眼淚也隨著決堤
最後的一刻,我看到小小的身體插個管子,他的肚皮早已冰冷,但是醫師還在努力
希望為家長帶來最後的奇蹟
但是我真的很難過,雖然他不是我的女兒,但是我很疼她。
我不忍心看到她這麼難過,一直到716分心電圖畫下一條直線。
穎芸已經到另外一個國度去了。但我們的眼淚早已淌滿雙頰。
我們把穎芸帶回病房洗澡,希望他到天國能夠當個乾淨的小公主。
死亡時間才過20分鐘穎芸的身體已經開始僵硬。穿上帶來的衣服包好尿布。
穎芸的樣子就像睡著了一樣,此刻的她不再有病痛,但是身旁的我們,卻有千萬個不捨
我們哭了,但是不敢哭出聲音,因為怕穎芸被大人的悲傷情緒嚇到,迷失了往天國的路
我們不敢讓淚水滴到他的身上,怕她因此走不開,不能到達天國。
就這樣他成了台灣第區今年的第9位腸病毒死亡案例。
這樣的事件,要跟所有的家長提省幾個注意事項。
1.腸病毒期間,必免讓小朋友跟其他的不確定是否帶病的兒童嘻戲。
2.
不要迷信耳溫槍,可能的話,請以肛溫來確定小朋友是否發燒。
3.
腸病毒的治療,並非每個醫院都有辦法治療,請將小朋友送到醫學中心級的醫院。但是雲林嘉義地區的家長
長您要注意,雲林嘉義地區並沒有醫學中心級的醫院,所以為了小朋友的生命安全,辛苦一點,往榮總和彰基送吧。
4.
請護理人員多留意,因為您接觸的病例很多,所以很多時候,您都會以為一切都在掌握中,但也許事情並非
您所想像的那般。請您把每個生病的小朋友都當成自己的小朋友來設想。

我不是穎芸的爸爸,我是他的伯父,但是我也很愛穎芸,潁芸希望妳在天國一切都好。
也希望世界上不要再有腸病毒。


謝謝大家對潁芸的關心,關於疾病管制局的通報問題...




就在今天上午1115分,在雲林縣虎尾鎮惠來示範公墓的火化場。
潁芸已經火化了,就在道士急促的銅鈸聲中,他的爸媽和我一聲聲的叫著,
「潁芸快點離開喔,火要來囉」深怕還沒離開肉體的潁芸還得受到烈火的煎熬。
就在一個小時的火化過程後,小小的軀體,幾乎沒有多少的骨骸留在火化檯上。
但是,這也正式宣告潁芸離開人間了。這一天已經是潁芸死亡候的第四天了。(死亡時間:97.6.20)
有部份媽咪提到,怎麼沒有在新聞上看到潁芸的死亡新聞呢?
其實我也很好奇,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
讓我把時間回溯到97.6.20吧。
這一天潁芸過逝後,她的爸媽都去忙著處理他的後事,接恰葬儀社等等的。
我便把醫院中已經可以出院的哥哥帶回家。
回家後,我們家的衛生所馬上派人來,(雲林縣口湖鄉衛生所)
當時問了一些有關病毒傳染的的資訊後,還給了我一罐漂白水,和一本小手冊。
過了二十分鐘,雲林縣衛生局打電話過來給我,也問了同樣的問題。我便重覆說明一次。
說實話,潁芸死亡後有沒有出現在新聞中,我們不是那麼在乎,但是如果有關當局沒有通報
讓大家認為疫情已經控制和緩,我就完全無法諒解。
所以我們也打電話去疾病管制局詢問。(通話時間97.6.23)
疾病管制局的說法:疑,沒有ㄋㄟ 雲林縣沒有通報死亡病例ㄚ,這樣嗎?媽媽我們會盡快去調查。

這就是沒有新聞的原因之一
第二個原因,新聞中許多的死亡個案都又被抽血進行病理因素的判讀。
判讀時間需要兩週,你問我潁芸有沒有被抽血檢驗,我的回答是,病危階段沒有抽血
住院期間沒抽血,試問死掉之後能不能抽血呢?
所以,就這樣好像沒有資料可以證明他是腸病毒死亡的。
但是,主治醫師虎尾若瑟醫院 xx醫師是這樣跟我們說的。
嗯,爸爸媽媽因為腸病毒的侵襲太快,已經侵犯到腦和心臟
所以小朋友已經宣告急救無效了。
而且死亡證明也明白的寫著,死因心肺衰竭繫腦炎引起
腦炎繫口手足症造成。死亡時間中華民國九十七年六月二十日上午七時十分。
(
比我自己的錶還快了六分)
所以,潁芸倒底是不是腸病毒帶走的呢?看來雲林縣的衛生單位還沒通報,所以目前不是
未來會不會變成是重症身亡的第九個個案呢? 在缺乏種種物證的情況下,潁芸也火化了
我不知道會不會在下一個星期就發布這樣的消息。如果還有第九個個案,我希望就是潁芸
不要再有其他人,說實話,我不會拿潁芸來爭論她是不是第九個個案
我希望大家看到的數字,都知道要警惕,都能在我們的身上學到教訓
不幸的經驗,就到潁芸這邊打住。但是,雲林縣的重症個案和死亡人數如果沒有確實通報
會不會造成家長防疫上的鬆懈呢? 這是我最在意的。
所以我在等待,等待我們的通報何時才能更接近現況。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