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報導/陳採雲
轉載自棋道雜誌2008年7月號 及台灣棋院網站



一、 個人簡歷:
1984年12月01日,出生於台北市。
8歲啟蒙,台灣棋院第一屆院生。
20歲已達個人百勝,累計對局超過200局。

二、 職業升段紀錄:
2002年01月10日,入段 台灣棋院。
2002年08月15日,二段 台灣棋院。
2004年01月10日,三段 台灣棋院。
2005年12月11日,四段 台灣棋院。
2007年03月24日,五段 台灣棋院。

三、 獲獎紀錄:
2007年第六屆新人王
2005年第四屆新人王
2004年第三屆新人王

責任與榮耀

「職業」本身就是一個頭銜,就是一項莫大的榮耀與責任。

臺灣棋院七段以下,年齡小於30歲的職業棋手,均可參加新人王戰,頂著2007年新人王頭銜的夏大銘,對於圍棋的態度是什麼呢?

夏大銘說:「圍棋對我而言,很重要,不能沒有圍棋。」夏大銘還特別強調:「不能下棋是件很痛苦的事,如果女友與圍棋一定要擇其一,那麼他會毫不考慮的選擇圍棋。」這樣的宣示似乎已經預告了大眾棋迷,想成為夏大銘女友的人,就千萬別拿自己跟圍棋爭寵。

對於多次獲得新人王頭銜,夏大銘很謙虛的說:「自己棋力不夠強,會奪冠是因為運氣特別好。」對於如何增進棋力,夏大銘有不確定感,他開玩笑的說:「若是能得到一位教練,針對棋士個人特質量身訂做一套訓練,那樣效果一定會很不錯。」

「對於賽前的壓力是否有紓解的妙方,或者特別做些什麼?」夏大銘的回答與許多棋士如出一轍:「不會特別做什麼,國內賽壓力小些,國際賽就壓力比較大,會怕自己下不贏。」夏大銘感慨的說:「有時很重要的比賽特別想贏,但是就是贏不了。」

對於電視快棋賽的賽前自我介紹,他覺得:「點子很不錯。」不過夏大銘認為:「要求棋士面對鏡頭講話,開頭會有點困難,如果事先有人教導擬妥講稿或訓練如何面對鏡頭,那樣會更好;久了多幾次或許就會習慣不怯場了。」

棋界長期給人保守的形象,被喻為帥哥棋士的夏大銘,對於圍棋的推廣與行銷是否有正面加分的作用呢?對於個人的優勢,夏大銘強調:「棋力要強才是重點吧!不斷的贏棋會比被行銷包裝的很好更來得令棋士快樂。」在此呼籲廣大棋迷在欣賞棋藝與帥哥的同時,請為棋士們多多加油打氣,至少讓快棋賽的收視率高一些,讓電視台重視圍棋節目,讓媒體能多些版面報導棋士,藉此創造更多比賽磨練的機會。

身為一位棋士能對台灣棋界做出什麼貢獻呢?夏大銘說:「只要有益於棋界的事,他都願意努力去完成。」夏大銘強調目前想到能做出的奉獻就是:「下出好棋,指導後進。」

目前台灣圍棋環境及棋士獎金收入遠不如鄰近圍棋強國,許多棋士因為經濟因素都必須輔以教學,對於這樣的現象,年紀還輕的夏大銘說:「越長大就越會感受到壓力,所以培養小棋士方向是正確的,在小的時候就培養一定強度的棋力,對台灣棋界有幫助。」

成長與粹鍊

「是什麼樣的機緣走上職業圍棋這條路,其中扮演關鍵性推手的人是誰?」

夏大銘給了一個不做作的答案:「走上職業圍棋是因為楊佑家老師的一句話:『在台灣,下棋只要跟少數人競爭;讀書考試就得面對更多人。』,當時覺得下棋比讀書來的有趣多了,所以很自然的把楊佑家老師的話聽進去,就這樣一頭栽進圍棋的世界裡。」(編按:楊佑家老師,現任中國圍棋會秘書長。)

八歲圍棋啟蒙,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升上業餘初段,18歲就如願成為職業棋士的夏大銘,帶著我們回憶他學圍棋的歷程:「一開始很喜歡去上課,因為圍棋教室有很多漫畫書。」問及啟蒙老師是誰,夏大銘不好意思的說:「不太確定老師的名字了。記憶中曾受教於李敬訓老師,也曾經到棋協上過課,後來轉上基金會菁英班,受教於楊佑家與陳永奇老師,期間曾赴大陸短期進修,後來也受教於林聖賢老師。」這一路走來,受過許多老師的教誨與提攜,夏大銘深表感謝。

夏大銘繼續說:「進入台灣棋院,陳國興老師對我很好,當時的職業棋士黃祥任、周俊勳、林至涵等棋士的研究會,我可以在旁觀看聆聽他們的研究心得,有時也會義務幫我覆盤講解,那段期間真的進步很多,在此感謝所有指導過我的老師。」(編按:台灣棋院創立時,由職業棋士陳國興老師擔任第一任祕書長。)

身為台灣棋院第三屆職業棋士,入段後曾到過韓國權甲龍道場一個月,也去過日本做短期研修,被問及「國外訓練與台灣最大的差異」時,夏大銘說:「國外每天比賽,強度比台灣強很多,出國研修肯定是有收穫的,問題是台灣能專心下棋的棋士不夠多,若是能有20個專心研究的棋士,那麼國內應該就不會比外國差了。」

被問到「在圍棋的生涯中有過低潮、壓力或阻礙嗎?」夏大銘直言:「自己目前正處於低潮期,希望每天可以用功八小時以上,早點突破瓶頸拿到更多頭銜。」面對輸棋的情緒,都如何調適呢?夏大銘說:「輸棋會自己一個人沉澱,心情會悶些,但不會特別做什麼,睡一覺就好了。」
入段六年的夏大銘,最難忘的一局棋至今還未出現,對於「如何成為一流棋士?」夏大銘認為:「第一、要瘋狂的努力,第二、運氣與天分要並存。」

未來與展望

被問到「成為一流棋士最需要的後盾是什麼」時,夏大銘想了好一會兒才說:「不斷努力並保持平常心。」

對於推動女子棋運,夏大銘發表簡單的看法:「職業棋手應該要公平競爭不分男女,但是基於棋界現況及因應國際比賽趨勢,加強培育女棋手,保留女生名額是可以理解的,等到男女人數均衡時,保障名額應可解除。」

被問及「交友狀況及下棋之外的休閒娛樂」時,從不缺女友的夏大銘竟然說:「下棋的環境圈太小,要交到女友很難,平時會以打籃球看電影作為消遣。」對於教導女友下棋這件事,愛棋如痴的夏大銘說:「女友變學生有點麻煩,初學時通常會很有興趣,之後如果沒興趣最好不要勉強。」對於「不懂圍棋無法欣賞另一半熱愛圍棋的心,是否會危及婚姻?」夏大銘超乎年齡的回

答:「當太太的應該要理解下棋是棋士的工作,對於先生工作的狂熱要有雅量接受。」

夏大銘說他最欣賞李昌鎬,原因來自於,中環盃曾擔任李昌鎬的記譜員,當時他強烈感受到,做為李昌鎬對手的無力感,夏大銘強調當時的感覺:「李昌鎬怎麼會這麼強,殺人於無形。」

夏大銘期勉棋迷能「開心的下棋。」對於自我的期許是:「拿到更多頭銜,打入世界本賽。」對於棋界的期待是:「圍棋應有選手與教練之分,期待台灣棋士成績前20名的棋士,可以不靠教棋為生,能專注研究讓棋力不斷變強,成為真正的比賽型選手,教棋的事就留給教練,這樣才能各自充分發揮棋士的價值。」

短暫的訪談中,讓人看到夏大銘俊俏外貌下有顆熱愛圍棋的心。期望他在不久的將來能為台灣交出漂亮的成績單,也希望他才貌兼具的特質,能掀起新一代學習圍棋的風潮,為台灣圍棋史寫下輝煌的一章。

    全站熱搜

    B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